当前位置:sb899.com国学红楼梦中晴雯为什么会补雀金裘?谁教的
红楼梦中晴雯为什么会补雀金裘?谁教的
2022-08-31

雀金裘,在《红楼梦》中是一件高级奢侈品,是稀世之宝。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带来历史故事,一起看看吧!

晴雯是《红楼梦》中份量最重的丫环之一,甚至于有不少单属于她的章回名,譬如第31回“撕扇子作千金一笑”,再如第77回“俏丫鬟抱屈夭风流”,皆是直指晴雯其人,而晴雯戏份最重的还要属第52回,回名乃是“勇晴雯病补雀金裘”!

故事并不复杂,贾母送给贾宝玉一件雀金裘,相传是哦啰斯国拿孔雀毛拈了线织的,自然珍贵异常,不料贾宝玉烤火时不小心将火星溅到了上面,竟烫出一个洞来,麝月送出府外让能工巧匠来修补,不料竟无人能补。

最终还是晴雯出手,彼时病重的她强撑着身子,硬是熬了一晚上,才将雀金裘修补好,没有让贾宝玉在第二天的宴会上出丑。

由此观之,貌似晴雯的针线活着实厉害,整个京城都找不到能修补雀金裘的人,她却能轻松做到,但同时也不由得令读者生疑:晴雯的针线活真的达到天下无双的地步了吗?

细按《红楼梦》第52回,细品晴雯修补雀金裘的过程,就会发现一个事实:修补雀金裘并不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,晴雯的针线活固然是荣国府内数一数二的,但并没有诸多读者想象得那么夸张。

首先,必须实事求是地评价下晴雯的针线活。其实《红楼梦》中是有隐晦的伏笔暗示晴雯的针线活水平的,笔者在此仅举一个简单的例子。

诸君可还记得第42回,彼时“刘姥姥进大观园”已到了尾声,刘姥姥临离开时,荣国府诸多主子们都送了东西,比如王夫人送了一百两银子,王熙凤送了御田粳米、青纱等,贾母也送了几件衣裳给刘姥姥,期间鸳鸯的介绍值得引起我们的注意:

到了下房,鸳鸯指炕上一个包袱说道:“这是老太太的几件衣服,都是往年间生日节下众人孝敬的。老太太从不穿人家做的,收着也可惜,却是一次也没穿过的。昨日叫我拿出两套儿送你带去,或是送人,或是自己家里穿罢。别见笑!”——第42回

从鸳鸯的话里,我们可以搜寻出一个重要信息:贾母从来不穿人家做的衣裳,所以全部留下来着,如今见刘姥姥来了,就送她两件。

既然贾母不穿别人做的衣裳,那她穿谁做的衣裳呢?请看《红楼梦》第74回“惑奸谗抄检大观园”,彼时王夫人因绣春囊之事迁怒晴雯,命人将其叫来训话,期间晴雯有过如此一番解释:

晴雯道:“我本是跟老太太的人......至于宝玉饮食起坐,上一层有老奶奶、老妈妈们,下一层又有袭人、麝月、秋纹这几个人,我闲着还要做老太太屋里的针线,所以宝玉的事,我竟不曾留心。”——第74回

晴雯自称平日还要做贾母屋里的针线活,这就告诉读者一个隐晦的信息:贾母不穿一般人做的衣裳,却愿意将自己屋里的针线活交给晴雯去做,可见她老人家对晴雯女红针线水准的认可。

包括第78回,王夫人向贾母汇报撵走晴雯时,贾母言语间亦称:我的意思,这些丫头们那模样儿、爽利言谈、针线,多不及她。(第78回)

所以,晴雯的针线活是经得起考验的,应该称得上是荣国府内数一数二的水平。而在这个基础上,我们再来看第52回的“补雀金裘”,才能明白其中的细节意义。

彼时贾宝玉的雀金裘烧出一个洞,因为袭人不在怡红院,所以是麝月来负责安排,我们来看看麝月对修补雀金裘的态度:

麝月瞧时,果见有指头大的烧眼,说:“这必是手炉里的火迸上了。这不值什么,赶着叫人悄悄拿出去,交个能干织补匠人织上就是了。”说着,便用包袱包了,交与一个妈妈送出去......婆子去了半日,仍旧拿回来,说:“不但能干织补匠人,就连裁缝、绣匠并作女工的,问了,都不认得这是什么,都不敢揽。”——第52回

面对雀金裘的损坏,麝月并没有慌张,称“这不值”。在她看来,这件事并不难解决,只要找个织补能匠,补好就是了。

问题在于雀金裘太过珍贵,又是进口来的,还是赫赫荣国府内的东西,如果损坏了怎么办?

所以站在织补匠人的角度来看,很有可能他们并不是不能修,而是不敢修,因为他们承担不起修补失败的后果。婆子口中“裁缝、绣匠都不认得这是什么”应是夸张了,想必这些巧匠们想要拒绝,又需要个合理的理由,干脆直接称不认得雀金裘的材质。

于是紧接着,晴雯便出场了,她接过雀金裘观察了一番,便轻松得出了修补的方案:

晴雯道:“这是孔雀毛织的。如今咱们也拿孔雀金线,就像界线似的了,只怕还可混得过去。”麝月笑道:“孔雀线现成的,但这里除了你,还有谁会界线呢。”晴雯道:“说不得我挣命罢了!”——第52回

麝月从头到尾都没有慌张,一直是笑着解决问题,看得出她知道雀金裘的事并不难解决。而晴雯提出的这个方案,恰好也就呼应了上述笔者的两项猜测:

其一,晴雯的针线活是荣国府内数一数二的,所以麝月直言“除了你,还有谁会界线”,等于间接将这项任务交给她;

其二,晴雯的方案并不完美,只是把雀金裘的烧洞处用金线,这样远远看不出来,就能混过去。包括最后修补完后,晴雯自己也承认“补虽补了,到底不像”。

换言之:婆子将雀金裘送到外面去修时,那些绣匠们未必没有想过晴雯的这个办法,但实在不敢蒙混荣国府,只能谦称不认得雀金裘材质,躲掉这一单。

再细思一番,第52回的章回名叫“勇晴雯病补雀金裘”,这个勇字固然是指晴雯硬撑着病体修补雀金裘;但换个角度,面对雀金裘,京城所有能工巧匠都不敢下手,唯独晴雯敢试着修补帮贾宝玉“蒙混”过去,这不也是另一种形式的“勇晴雯”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