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sb899.com国学红楼梦贾母在掰谎记中说鬼不成鬼,贼不成贼,暗喻的人是谁?
红楼梦贾母在掰谎记中说鬼不成鬼,贼不成贼,暗喻的人是谁?
2022-09-09

贾母是红楼梦中一个十分出众的存在,世事洞明。下面由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,感兴趣的小伙伴接着往下看吧。

在贾母和元春的特许下,男儿身的贾宝玉得以进入闺阁之境大观园。在男女大防森严的红楼时代,这简直令人不可思议。

正如王夫人叮嘱林黛玉少接近宝玉时,黛玉的回话:“兄弟们自是别院另室,岂得去沾惹之理?”

宝玉住进大观园,如同进入繁花似锦的女儿国,对林黛玉、薛宝钗等女孩的清誉来说,本身就是一个不安定因素。

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,无论贾母支持的木石前盟,还是王夫人、薛姨妈策划的金玉良缘,都是与宝玉之间的婚约,按照当时的规矩,如果有婚约,黛玉和宝钗在正式成婚前,就应该避嫌,不再见宝玉才是。

正如薛姨妈定了邢岫烟为媳,“合宅皆知”后,邢夫人马上就打算将邢岫烟接出大观园去住,贾母说道:“这又何妨?两个孩子(薛蝌和邢岫烟)又不能见面。就是姨太太和她(邢岫烟)一个大姑子、一个小姑子又何妨?况且都是女儿,正好亲香呢。”

从邢夫人和贾母的言行中可知,在红楼时代,在男女有了婚约后,守规矩的人家,女孩就不应该再见男方家的人,从这点上看,邢夫人倒是一个守规矩的人。即便退而求其次,也应该像贾母说的,只见男方的婆婆、大姑子、小姑子等女眷,而“两个孩子不见面”才是。

按照这个标准,无论是黛玉还是宝钗,如果准备嫁给宝玉做嫡妻,就应该避嫌宝玉才对。但木石前盟和金玉良缘两方为了增加成功的筹码,都没有这样做。

不避嫌,就会留给对方口实,金玉良缘作为后来者的一方,很快抓住黛玉清誉有亏的地方,发起攻击,这就是红楼梦中著名的桥段——贾母掰谎记。

贾母通过对凤求凰的掰谎,指桑骂槐地说“这小姐……只一见了一个清俊的男人,不管是亲是友,便想起终身大事来了。父母也忘了书礼,也忘了鬼不成鬼,贼不成贼,哪一点是佳人……”

贾母这段掰谎记,有读者认为她指的“鬼不成鬼,贼不成贼”的绝代佳人是黛玉,有的认为是薛宝钗。

其实笔者认为,要想知道贾母责怪的清誉有污的千金是谁,看看贾母掰谎后 ,点的一套曲子名,就能明白其中端倪——《将军令》。

所谓“将军”,就是迎面对决的意思,源自于象棋对决中的术语。贾母掰谎,实际是木石前盟和金玉良缘的激烈博弈,你来我往,精彩纷呈。骂得薛姨妈皮肉不疼,骨头疼,着实是将了一军。

凤求鸾里的“雏鸾”:直指黛玉风流。

元宵家宴上,贾家戏班刚唱罢,原文说“便有婆子带了两个门下常走的女先生儿进来”,要说一出新书《凤求鸾》。

这出新书说来也奇怪,人物也和四大家族的根基一样——都是金陵人,更巧的是,这《凤求鸾》的“凤”,指的是一个名叫王熙凤的清俊年轻公子。

巧中更巧的是,这公子王熙凤的父亲,名唤王忠。荣国府中王熙凤的兄弟名叫王仁,自古“忠”、“仁”相连,偏偏这公子王熙凤的父亲就叫王忠。

俗语说“无巧不成书”,但一出要在荣国府说的新书,却偏偏和贾家的人物如此相似,这女先生儿还是“门下常走的”,肯定知道荣国府的家长里短。

两个熟人编排的新书,竟然和荣国府中人事高度重合,说这女先生儿没有猫腻,怕是说不过去。

所以敏锐的贾母首先便说:“这重了我们凤丫头了。”

王熙凤让女先生儿说下去,原来这王公子被父亲安排上京赶考,路上遇见大雨,住到了王家世交李老爷家,“这李乡绅膝下无儿,只有一位千金小姐。这小姐芳名叫做雏鸾。琴、棋、书、画,无所不通。 ”

“膝下无儿,只有一位千金小姐”,红楼里多次出现这样的描述,其实都指向的是黛玉。

这个所谓的新书里,不仅出现了王熙凤,又出现了黛玉,贾母立马意识到,这女先生儿,实际是薛家指派来,污蔑木石前盟的。于是急忙阻止她们说下去,原文写:“贾母忙道:‘不用说,我猜着了。’”

一句“忙道”,写出了贾母阻止薛家阴谋的急迫。

其实不怪贾母急切地阻止,因为这出《凤求鸾》骂得黛玉和贾母太不堪。

首先看这女先生儿说李家千金叫什么——雏鸾,雏:是“小”的意思,鸾:有“姬妾”的含义。既然这出新书里把黛玉比作李家千金,又把她取名叫雏鸾,实际就是薛家借新书说黛玉是“雏鸾”,是还未长大的姬妾的意思,你说薛家把黛玉污蔑到多不堪?

其次,王熙凤求雏鸾,王熙凤实际是木石前盟的坚定支持者,在大观园,王熙凤经常撮合黛玉和宝玉,此处说王熙凤求雏鸾,实际是指出贾母和王熙凤这些做长辈的不堪,无礼,竟然让自家清俊的公子住到未成家的女孩家去。

而之所以这千金的父亲姓李,实际通“礼”,是反讽黛玉的父亲不懂礼,竟然把自家千金送到荣国府宝玉身边,这黛玉还是什么千金?明明是雏鸾——待嫁的姬妾,送上门的玩意儿。

贾母批谎:独闯宝玉卧房的宝钗,是千金?

贾母阻止了女先生儿往下说,首先评价这新书“编得连影儿都没有……把人家女儿说得那样坏,还说是佳人……”洗刷了黛玉及贾母、王熙凤的清白。

加下来话锋一转,开始弦外有音:“只一见了一个清俊的男人,不管是亲是友,便想起终身大事来了。父母也忘了书礼,也忘了鬼不成鬼、贼不成贼……怎么这些书上,凡有这样的事,就只小姐和紧跟的一个丫鬟?你们白想想:那些人都是管什么的?”

贾母说的这个“鬼不成鬼,贼不成贼”的千金是谁?其实一目了然,就是宝钗,连晴雯都忍无可忍,抱怨宝钗“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,叫我们三更半夜不得睡觉”,既然晴雯都知道,宝钗如此行径就会满院皆知,早已不是什么秘密。

更何况,宝钗还有趁着宝玉午睡,在他床边绣鸳鸯的奇观,都让黛玉和史湘云抓了现行,贾母更不可能不知道。因此贾母此话,明说宝钗太不堪,更指薛姨妈“鬼不成鬼,贼不成贼”,是诡计多端,是插足宝玉和黛玉良好姻缘的一个贼。

难怪王熙凤听罢批谎说道:“老祖宗喝一口,润润嗓子再掰谎。这一回就叫作‘掰谎记’。就出在本朝本地本年本月本日本时……是真是谎且不表,再整那观灯看戏的人……”

王熙凤这一戏言,实际是点醒在场的人,贾母说的这出掰谎记里的小姐,就是住在荣国府里的薛家宝钗,是为本朝本地本时。

观灯看戏的人,本来是薛家,设计出这出新书,本来是骂木石前盟,污蔑黛玉清誉,想看好戏,谁知转眼自己就成了戏中被数落的人,所以说是“再整那观灯看戏的人”,贾母的掰谎记,就是在整薛家。

难怪薛姨妈阻止王熙凤道:“你少兴头些,外头有人,比不得往常……”

将军令:当着爷们儿讲清誉,是败家的根本。

掰谎罢了,贾母随即命这些女先生儿:“你们两个对一套《将军令》罢。”,所谓《将军令》,是贾母反将了薛家一军的意思,你看这掰谎记精彩不精彩?

但是,正如薛姨妈说的,“外头有人”,除了女眷外,外面还有贾珍等贾家的爷们们,薛家在如此隆重,人数众多的公众场合给黛玉和贾母设套,诋毁黛玉清誉,其心思之险恶和狠毒,让人不寒而栗。

而王熙凤看热闹不怕事大,偏偏更兴头,和贾母一唱一和讽刺薛家及宝钗不守妇道,真的好吗?

正如邢夫人知道让邢岫烟避嫌薛蝌及薛家一样,这才是真正受礼的做法,而无论贾母,还是薛姨妈,让黛玉、宝钗和宝玉同住大观园,都是有违女孩清誉的行为,是不知书礼的表现。

贾母看着是胜了薛家,其实她作为一个老祖宗带头搞得这些不守礼的做法,恰恰把贾家带向了家风不正、窝里斗的深渊,最终导致贾家呼啦啦似大厦倾、“连天衰草遮坟墓”的下场。

这场《将军令》,没有赢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