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sb899.com社会唯一在中南海开超市的女人,负债1000多万
唯一在中南海开超市的女人,负债1000多万
2022-09-09

打造四川零售巨头的女人——曹世如,曾与儿子以50亿元身家名列2017年胡润中国富豪榜第825位。除了做出中南海开店的创举,她也曾背负1000多万元债务改制公司,在争议中带领公司上市。如今,培养儿子接班,成了她接下来的重点工作。

背负1000万债务改制

46年前,当曹世如第一次走进成都红旗商场时,可能没想到多年后会执掌这家企业。

1972年,曹世如来到成都红旗商场做票证管理员。这个川妹子不简单,绰号“曹大侠”。百度百科介绍,多年前她去火车站接母亲,看到小偷划别人钱包,怒吼一声,结果小偷和被划包的人都被吓跑了。

到2000年,曹世如已经是红旗商场批发分公司的经理,并领导分公司在成都开设了30多家红旗直销批发商场。因担心红旗商场反对,她特意避开黄金地段,超市多选在郊区的社区和工厂旁。但时间长了,国营老字号红旗商场越来越不满。

2000年,曹世如决定带领40多名员工,实行红旗商场批发分公司改制,与红旗商场脱钩,创立成都红旗连锁有限公司。而代价则是,她要背负1180万元债务,曹世如后来对媒体透露,这笔债直到2003年才还清。

曹世如与老东家的矛盾还没结束。2002年,曹世如也注册了相关类别的“红旗”商标,2年后向老东家发出律师函,要求其停止对“红旗”商标的侵权行为。后来居上的曹世如抢先注册商标,强硬的性格跃然纸上:“成都商场只能有一面‘红旗’,使用商标不是看历史形成,而应该尊重法律。”

而2005年初,老东家红旗商场因经营不善已负债8000多万元,濒临破产。3月,红旗商场300多名持股员工中,有100多人将股权委托给曹世如行使,加上曹世如自己收购的部分股权,短期内她拥有了红旗商场超过三分之一的股权,成功收购红旗商场。

中南海开超市惹争议

如同硬币的两面,曹世如的管理之路始终与争议相伴。

2011年11月,业内传闻红旗连锁已向证监会递交招股书。据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报道,有知情人士透露,红旗连锁通过占用供应商资金发展业务,没有上市融资的必要,“融资最大目的应该是购买商业铺面”。

当时,有红旗连锁员工告诉媒体,2009年股权融资后,公司就开始买房买地,公司办公用地、三大物流配送中心的土地都是自己的,100多家便利店也是自有房产。

业内人士透露,红旗连锁在成都中华园高档社区花2000万元,购买了一块600平方米的商业铺面,如果租门面只要几十万元投资,买铺面的钱都可以开上百家店了。这不免惹人生疑:红旗连锁在变相进入商业地产。

对比2010年上市的永辉超市,其上市之初开业135家门店,仅有3家是自有房产。曹世如回应称,租赁门店要面临房租上涨压力,购买店铺就没有这个压力,业绩也免去了房租波动造成的不稳定性。

这在政策上还是空白地带。西南证券投行部任强告诉媒体,如果公司投资商业地产,证监会肯定不允许上市;但如果是购买铺面作为自用经营场所,证监会还没有明文规定。

2012年9月5日,争议重重下,红旗连锁还是登陆深交所,成为“便利连锁超市第一股”,首日报收19.52元,总市值39亿元,曹世如持股占比55.35%,身家达到21亿元。

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2013年3月,一则关于红旗连锁中南海分店关闭的消息走红,称这家店已于2013年3月14日前关闭。

据曹世如自己的说法,在中南海开超市,源于飞机上的一个想法。她觉得,中南海的工作人员也需要购买生活用品,为什么不开一家超市呢?于是当机立断,找相关部门申报材料,最后竟然通过了。

2003年12月,北京长安街上,新华门内,中南海紫光阁附近,300平方米的红旗连锁中南海超市低调开业。100万平方米的中南海里,只有唯一一家店。在相关人士的建议下,店里摆了约三分之一的四川特产。据人民网报道,开业那几天,很多特产都断货了,店长天天打电话给总部求发货。

为什么会有如此变故?曹世如只回应,中南海超市关闭是十年前的往事,但对原因讳莫如深,并痛斥有人造谣。后来其儿子曹曾俊对媒体透露,这家店“只存在过很短的时间,十年前就因为媒体的过度解读而关闭了”。

但能把连锁店开进中南海,也足见曹世如的魄力与能力。

为11万微博粉丝唱《女人花》

同大多数老企业家一样,66岁的曹世如也面临一个问题:二代接班。

2005年后,曹世如的儿子曹曾俊就来到红旗连锁上班。适应环境并不容易,曹曾俊原来在机关工作,用曹世如的话来说,最困难的是心态调整,“从有身份有地位的国家公务员到和各种三教九流打交道,心理落差很大”。

曹世如开始锻炼儿子,开店长会,把儿子推上去讲话;从门店到配送中心,让儿子轮岗;带儿子见世面,和领导、客户聊天谈判。母子俩开始也磨合不好,“他听不懂我的话,我很急、很累,就骂他;看到他讲话时语言苍白,就不满意。”曹世如对《中国企业家》透露。

经过长期磨练后,曹世如认为儿子“已经成长为一名优秀的企业管理干部”,但涉及接班问题,她觉得还不太现实。她满意儿子的沉稳镇静,但觉得儿子冒险精神欠缺,“做商业不能像守门将军那样,太稳了,会去创造东西吗?”

做企业是门平衡的艺术,既要稳当落地也要往前冲跑,既要工作高效也要生活滋润。

平时休息时,曹世如喜欢看电视剧,比如《亮剑》、《敌后武工队》等,甚至专门买碟片回家观看。她也有小女人的一面,喜欢香水和鲜花,尤其钟爱红玫瑰,这和川妹子的火辣性格相互映衬。

与中年企业家不同的是,曹世如喜欢玩微博,拥有11万粉丝。2011年7月,看到别人在微博上玩得不亦乐乎,她也求助别人帮忙开通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曹世如经常与博友互动,被称为“曹孃”、“曹阿姨”,一次她甚至周末坐车去崇州参加了一位博友的婚礼。

7月8日,曹世如更新了一条微博。“我有花一朵,种在我心中,含苞待放意幽幽,朝朝与暮暮,我切切地等候,有心的人来入梦。”在黑白灰风格的家庭KTV里,曹世如身穿黑色短裤和黑白粗条纹无袖背心,画着淡妆,轻声唱起了《女人花》,或低垂眉眼,或划动手臂,与商战里的强硬形象大相径庭。